一阁

A mixture.

The Dauntless.

*无畏号船拟注意。
*真·这年头好姑娘没市场。
*你们海盗船真的不带海军姑娘玩吗(。)

       詹姆斯·诺灵顿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中间的全部经过,只记得开头和结尾。

      他记得那是在皇家港一个燥热潮湿的清晨,他以准将身份踏上那艘新漆过的、有着三层船舱的三桅旗舰,刚洗刷过的甲板泛着潮湿木材特有的气味,混杂着热带海岛上空拂过的暖风和海水凝稠鲜活的腥气,一股脑灌入胸腔。崭新的白帆在海风里鼓起成不尽相同的弧形,恰如描摹出故国北方起伏山丘。他并不想认真欣赏这每日一见已成乏味背景的美景,但他仍感到自豪与喜悦——却也只是隐隐约约的。詹姆斯·诺灵顿不是个感情充沛的人,从来不是。在升职典礼这天也不会破例。

      总督站在码头上朝他敷衍一般地挥手致意过后便转身离去,穿红色制服的年轻军官们围拢过来,向他道着贺词。“诺灵顿准将,您走了运,这船多美。”他们嚷嚷着,奉承话却说得并不虚假。他逐一谢过,单手搭上船身光滑护栏。他正思考着接下来是否要说些什么,这时便听见自船舱楼梯处传来轻快脚步声。

       “早上好。”

       于是他转头看去。船舱口站着位姑娘。

      在那一瞬间他感到困惑,却也有一种莫名的久违感。一艘皇家海军旗舰上凭空冒出位姑娘——这可不是件常有的事,可他却偏偏不觉得奇怪。那是个年轻女孩,按照他家乡的说法,才刚到社交的年纪。她穿一袭深蓝色的平纹布长外套,胸口缀着的整齐的金色纽扣是制服特有的设计,及膝的衣摆下跃出零星褶皱和绣着金线的裙角,浆过的厚领口处飘出绸布衬衫浅色花边。她不是个极惊艳的美人儿,却让他想起家乡,她的白皮肤,高颧骨和薄嘴唇——那是地道英国人的面孔——令他在这热带岛屿上开始不由自主地回想起故土的湿冷阴雨和朦胧薄雾。但鼻梁处可可碎屑一般的雀斑却打破了这种单调的美感——那是长年风吹日晒的标志。温顺而可爱的蓝眼睛他见过不少,但这一双里面却融有少见的羁傲。这一处看似突兀的小小添加却并不显得违和,正相反,它仿佛给只有勾线的图画上了色一般地让整个画面鲜活起来了。

      一只未被驯服的金丝雀。诺灵顿心想。

      “你是谁?”他用一贯沉稳的语气问道。

      “您不认识我了,对吗?”

      那年轻姑娘扬起唇角。迅速而不规矩的回答听上去有些热情过了头。她深呼吸一口气,抬手摘下头上帽檐翘起的三角形海军军帽,下一秒凌厉海风拂过吹散她一头金棕色长发。她便于这灿烂光辉中展露笑颜,碧蓝双眸闪闪发亮映出海面。那是个礼貌而克制的微笑——就好像她在忍耐着,忍耐着直接上前去给他一个热烈的拥抱似的。而詹姆斯很高兴她能忍住了。

      “您不认识我了——我不怪您。当时您还太过年轻,我也还是个小家伙。”

      她自顾自轻快地说着,语速极快,仿佛要赶在勇气用光之前把这些话全都说出口似的。绑带及膝皮靴在甲板上踏出清脆而没有韵律可言的节奏,她想要上前一步,迈出腿后却又后退,看她表情似乎有些还未说完的话被硬生生锁在口中。紧接着她跃上两级楼梯,抬手搭上腰间金色雕花剑柄,挺直脊背喊声嘹亮:

      “先生们,满帆——我们准备起航!”

      接着便是顺从的俯身行礼。

      “皇家海军旗舰,无畏号,为您效劳。”

TBC.

评论
热度(15)

© 一阁 | Powered by LOFTER